月歌同人文,配對:始春(BL)架空背景有,不喜勿進。

 

【心被撩亂、黯然啜泣、思緒沉落於千里之外】

 

    冬日祭是黑聖國獨有的祭典,每到這天、王族總會齊聚於王宮內為國家祈福、而身為侍奉王族的彌生家、在這天也會代替王位繼承人於嚴月臺向天獻祭,但是歷代以來都只有一位王位繼承人、因此也只有一個彌生家的人會在嚴月臺獻祭,而今、卻有兩位王位繼承人、這也代表著會有兩個彌生家的人登上嚴月臺,這是由古至今從未發生過的。

 

「春、快要到冬日祭了吧……?」依舊望著窗外、深邃的紫瞳裡透出一股憂思,一旦春上了嚴月臺、王宮大臣的心思也會一目了然,王位之爭的權勢趨向、也會跟著呼之欲出,屆時得到皇位、也只是遲早的事情,只是要讓春在如此多人目光之下在嚴月臺上起舞、始著實不悅。

 

「是呀、到時候……葵王子也會來呢!對了、我聽說王上指了一個新侍衛給葵王子喔!」臉上依舊帶著微笑、春看著始,他知道他在想甚麼、也知道冬日祭之後這樣的權勢之爭只會越演越烈,屆時免不了、身為第五王子的葵都會被捲進來。

 

「是嗎、新侍衛啊!衣裳、你準備好了嗎……?」轉頭看著那翡翠綠的眼眸、總是帶著笑意、總是溫婉待人的他,果然還是不想讓人知道呢!嚴月臺獻祭、非尋常事,身為庶出的春、當然自小不會受過訓練,只是如今、他已身為第三王子的人、而第三王子又身為王位繼承人,這是彌生家從未料想到的意外,為了不丟彌生家的臉、本家這幾個月下來也一直讓春接受訓練,只是關於嚴月臺的衣裳、本家似乎隻字未提。

 

「……我會穿與你初次見面的那件,我請曉姨幫我修改了。」歛下眼色、說到底還是庶出,早就料想到本家不會如此好心,因此春請了從小就跟著王妃身邊的曉兒、替他以八歲初次入宮的衣裳為藍本改製一件新衣;自王妃歿了之後、曉兒便跟在始的身邊、替始料理身邊宮裡大小事情,而春則是跟在始的身邊、學習著各種知識、武術、劍術甚至是醫術,只為將來能成為伊人的左右手。

 

「是嗎……對了,那天葵也會來吧?他要是看見你上了嚴月臺、可高興了。」第五王子.皋月葵,自小便體弱多病、因此總是深居宮苑中,對其他的王子來說、葵當然是沒有一點威脅性了,而葵的天真和純潔笑顏更是始所缺乏的,葵的生母替葵選擇了明哲保身的方法、讓葵在毫無任何憂慮和鬥爭的環境下成長,但是身為王子、終究還是會捲進這場王位之爭,也因此、葵的生母還是替葵安排了一條後路。葵第一眼見到自己的王兄、目光卻是被王兄身邊的彌生春給吸引,那種溫柔卻又堅強的氣度、讓葵頓時覺得自己多了兩個可以依賴的王兄。

 

「嗯、到時候……還得獻祭呢!始、已經想好了嗎?」收起神色複雜的情緒、春將已經放涼一段時間的粥盛起、端到始的面前,對春來說、現在不管甚麼事情都比不上讓始養好身體來的重要,在冬日祭之前、必須將一切準備好,因為冬日祭之後、就會是一陣殺伐征戰。

 

「……已經有了想法,春……我一定要吃這粥嗎?」暫且放下冬日祭的一切、看著春端上來的粥,雖說放了紅蘿蔔、洋蔥、碎雞肉、雞蛋是營養沒錯、但那已經被滾到爛的褐色粥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平常的膳食不都是曉姨在準備嗎?為什麼今天會是春親自下廚……?

 

「怎麼了嗎?我照著曉姨給我的食譜燉了這粥、今天曉姨不在、我才親自下廚的……」看著始對著粥擺起了難堪的臉色、春不禁有了疑問,明明是照著食譜燉的啊、還放了些對身體好的藥材,雖說這顏色……是難看了點,但應該不至於無法下嚥吧?始看著春皺起那好看的眉、好像有點失望……好吧,就姑且相信一次吧、木已成舟,這不吃也不行……捨不得那抹綠鶯色的失落、只好吞下這粥了,始這樣想著。

 

   看著始默默不語、只是拿起旁邊的陶瓷湯匙、舀起那堪稱營養豐富的粥,放進嘴裡、然後嚥下,春輕輕地笑了……『這是溺愛啊、始,你知道嗎?』十年來、他不曾後悔、他亦不曾輕言放棄,相知而相惜、相惜而相愛,這是春作夢都不敢奢望的,春一直告誡著自己、絕對不可輕易僭越那條線,不管是始、抑或是春,都不行、絕對不能,他、彌生春不能成為睦月始的弱點,只有這點、是絕對不被容忍。

 

 

   臘寒過半、冬日祭來臨,王宮內熙熙攘攘,王公貴族互相噓寒問暖著,國王則是攜著五位王子列於席上,第一王子.霜月隼,第二王子.文月海,第三王子.睦月始,第四王子.長月夜,第五王子.皋月葵;而嚴月臺上則是彌生家嫡子的水無月淚以及彌生家庶出的彌生春。

 

   彌生家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嫡子絕不會冠彌生家的姓,反而庶出則會冠上彌生家的姓,以此區分;嚴月臺上、新月高掛,白色衣襟、滾上青綠色的水滴、水袖旁鑲著銀邊,淺綠色髮絲被扎起、臉上仍留有著因冬日祭起舞的淚珠,一舞結束、輪到彌生家庶出的彌生春,與淚不同的是、春身上所著的是那淡鶯色的振袖服、黑色腰襯,淡鶯色服外還有著一件淺紫色的絲質紗襯、鑲金邊、繡蝴蝶樣、背後則是印上彌生家紋,精緻的臉上不著一絲妝容、細如棉線的髮絲則是用他十六歲生日時、始所送的那彼岸花紅絲帶繫起,如同那致命的蝴蝶滿春一樣。

 

  隨著淚離場、這嚴月臺已然是彌生春的,振袖拂起、絲質紗襯隨風而舞、幾個月下來本家的訓練並不無內容、只是太了無生趣,柔軟腰段、膚如凝脂、白荑直往天際、卻掩不住那怵目驚心的傷痕,如同向天訴求一般……他、彌生春今生可為睦月始而生、也可為他而去,只要上天讓始、得到他所想要的一切,那麼、這條輕如鴻毛的命、拿去也無妨。

 

   嚴月臺的獻祭、獻舞結束,彌生春安然跪坐在睦月始旁邊,眼簾輕閉,態勢已然明顯,皇位更是握手在即,嚴月臺獻舞、已然讓所有人見識到、第三王子的始、早就已經不是那時的初生之犢,彌生春的嚴月臺獻舞更是讓人驚訝、想不到庶出的他、竟能如此,總以為虛如空殼一樣、實則金玉一般堅不可摧。

 

「……春,你沒跟我說你要繫上那條絲帶……」對著後方的春低語著、如同幼時一樣的倔脾氣、始心裡早已被打亂,那一舞、著實讓他心動、卻也讓他心沉,沉的是、始發現自己有著像忌妒一樣的情緒產生,那並不是好事。

 

「啊、因為昨天臨時找不到先前你為我而做的金色曼珠沙華髮飾、我才先用了這條紅絲帶……沒想到、居然會在冬日祭繫上它。」春輕柔的回著話、那人的低語有著明顯的慍氣,不好好解釋、回宮可就完蛋了。

 

「那個……春哥哥、剛剛嚴月臺一舞真的很好看!」沒有注意到始和春之間的氣氛、葵只是單純想和自己所仰慕的春說說話,畢竟前幾次始進宮來、都沒有空到他的寢宮去、自然葵也沒有見著春。

 

「謝謝你、葵王子,你身後那位是……王上新指派的侍衛吧?」春溫柔地看著葵、眼神也瞄到了後方跟著葵的那有著黑色長髮的侍衛,沒有一絲喜悅的臉上擺著明顯的警戒心,這樣也好、葵的身邊是該有點防備,春這樣打量著。

 

「啊啊、是的,他叫做新、是父親新指過來的,始王兄和春哥哥、要回別宮了嗎?」葵簡單介紹著新、看著始不發一語,冬日祭也該是時候結束,前一陣子聽說王兄大病了一場、春花了好些時間和心力才讓始在冬日祭前好起來,若是如此、則今日如此寒夜、實在不該再繼續待下去,更何況春的嚴月臺一舞也結束了,的確再無理由逗留。

 

「是啊、該是時候回去了,葵、有空再來別宮吧,今日我們就先回去了。」看著眼前的么弟、多個有警戒心的侍衛在旁,不是件壞事,簡單道別後、始領著春、上了馬車、準備回別宮、卻不想思緒早已沉落他處。

 

 

註:蝴蝶滿春-名虞美人,屬罌粟科,虞美人花一名以中國古代楚國女性虞姬而命名。民間傳說虞姬(又稱虞美人)自殺後,地上長出血紅色的花,後人為紀念虞姬對愛情的忠貞、對家國的摯愛,就此命名;虞美人全株有毒,內含有毒生物鹼。

註:曼珠沙華-彼岸花別名。

 

==========

第三章了!!!很好啊、我又繼續爆字數了、開始爆了啦XDDD

這章節我用了蠻多別名、還有一些文雅的形容詞,然後這章也把五位王子都抖出來了~

再來是、不曉得大家有沒有發現,文首的引言啊、剛好就是戀忘草的歌詞喔!

沒有意外的話、應該會接著繼續下去XD除非那句歌詞不符合文中情節所需哈哈

接下來、想要寫寫舞台演員的短篇日常生活文XDD 不過涉及真人文關係、照我的習慣、我會鎖密碼喔!

 最後、我超想問耶、真的有人在看嗎?連兩章下來都沒有人留言……

雖然我平常也頗忙就是了、還是希望有人可以看完留個言告訴我感想啦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天堂

初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