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同人文,配對:始春(BL),架空背景有,不喜勿進。

 

【毅然離開的那瞬間、就如同死別一般的悲傷】

 

        駛向別宮的馬車上格外安靜,空氣如同被冰凍般、靜謐的讓人窒息,嚴月臺一舞、早已讓春乏力,繁瑣的振袖服還未卸下、臉上還留有倦容、唇色蒼白、眼簾輕閉而眉頭微皺,連日下來彌生家本家訓練雖說單調乏味卻也是硬生生地替春打好了基礎、短時間內的訓練若換了旁人肯定無法承受,但回別宮之後還要伺候始就寢,冬日祭又如何、該做的還是得做,而且唯獨伺候始這件事情、春並不想假他人之手。

 

        紫瞳映入那人憔悴的模樣、著實讓人不捨,望著窗外的細雪紛飛、本來就已刺骨的氣溫更是下降了好幾度,瞧著那人身上只有那淡鶯色振袖服和那件淺紫色襯衣、根本無法禦寒,微微嘆了氣、始脫下了自己身上帶有王家徽紋的斗篷、稍稍起了身、不顧那人根本毫無力氣的反抗披在他肩上。

 

「披著、不准取下,冬日祭才結束、不准給我染上風寒。」見著那人因為自己的命令才安分的不做其他動作、心裡暗自笑了笑。

 

「……可是這上面、有著王家徽紋、我不過是一個……」斗篷上有著始的溫度、縱使再不捨、春仍謹記著那條線,那條王子與侍從的界線,纖細手指撫上絲質料的黑色斗篷、眷戀般的不肯放開,卻又不得不放。

 

「我要你披著就是、染上風寒、誰伺候我?」薄唇仍不饒人般地吐出一句又一句的命令及質問,明明只是想要那抹綠鶯色安分地待在他身邊即可,但是隨著冬日祭的結束、新的戰爭即將來臨,屆時……他、彌生春可能也得離開他身邊。

 

「……我知道了。」謹遵主命、貪婪的汲取著那黑色斗篷上的溫度,彷彿這樣就足夠、不能妨礙他、也不能成為他的弱點,活得如此辛苦、那此刻就偷得一點幸福也不為過吧?印著王家徽紋的黑色斗篷下、右手輕撫著左手上的疤痕、那是如此的怵目驚心、如同印記一般烙印在他的身上,無可抹滅,卻又如同勳章一樣、代表著他、彌生春承受著他、睦月始的一切。

 

 

        冬日祭已過去十幾日,新的王位繼承人仍然毫無音訊,有的只是邊關的戰亂消息、與鄰國的戰爭越演越烈,第二王子早已披上戰甲、帶王命出征;而出征如此大事、自然是輪不到兩位王位繼承人,但是不知怎地、始卻覺得,自從上次嚴月臺一舞、春就像是要離開他一樣的總是在安排他身邊的事情,先是交代曉姨別宮的規矩、再來則是他身邊的大小事都帶著戀跟著伺候始,好像一副彌生春即將離開別宮一樣,但是身為侍奉王位繼承人的彌生家、不是沒有過離去的先例,這也讓始擔心不少。

 

        大雪紛飛的夜晚、使得別宮異常死寂,不是沒有生氣、而是連日的低氣壓讓別宮上下都顯得戰戰兢兢,深怕一個不小心就讓第三王子更加不開心;疾筆振書、春在紙上寫下一件又一件關於始的事情,寢宮內只點著一盞燭火,只留下必要的、其餘累贅都得一一剷除,這是他在始的身邊這幾年一直以來的信念,安排好事情、他就得離開別宮……只因為那封被隨意放在一旁的王命。

 

「春、你還醒著啊?」平常晚上入夜之後、始絕對不會再度踏足春的寢宮,比起陪他、始更希望春能夠好好休息,但今夜、他卻有個莫名的念頭:『想見他。』這個念頭從傍晚開始竄出、以為入夜之後會消減,誰知沒有、只是越演越烈罷了,正好看見春的寢宮仍點著燈、他便這樣進來了。

 

「始、你怎麼還沒睡?」見來人是始、春更顯得焦急,還沒有那麼快想讓他知道這件事情、若是現在暴露、則他們的關係絕對會降到冰點,屆時別說回他的身邊了、怕是連別宮都無法踏足一步……

 

「……這麼晚了、你在寫甚麼?」春急著收起紙筆的動作映入眼裡,始很明白、這不單純,他從來不曾瞞他甚麼、也不曾露出如此心虛的臉色、那別開的眼神就是最好的證明,始的餘光瞥見那被隨意放在一旁的王家文書,顧不得春的攔阻、直接抄起一看……

 

『王詔 彌生家庶子 彌生春 

        聖曜十年 正月十三日 入文月軍 任參謀 平戰定亂 

                   非王詔 不得回宮。』

 

        一封王詔、瞬間讓兩人之間的氣氛降到死寂,睦月始從來不知道、他可以如此輕易就被迫離開自己,他曾以為只要王位結論、那這一切都會落幕,但現在看起來並非如此,王家紋章在此時顯得格外諷刺、他第三王子根本如同虛名,就如同當年母親被誣、親人一一入獄、隨身宮女也接連被殺一樣……他以為他成年了、他身為第三王子、身為一個王位繼承人、終於有能力可以保護身邊人了、卻不想、還是這樣的結果……

 

「……甚麼時候的事情?」放下王詔、睦月始看著一臉失落的彌生春,他知道他也不願、但是王詔事情不可馬虎,又怎麼會直接下給春、而不知會始?這順序不管怎麼想、都有蹊蹺。

「……冬日祭結束之後五天,你進宮看葵王子那天……那日宣讀王詔、還說了不可張揚,連你也是。」歛下眼神,特地挑在始不在的時候來、不就擺明了要把他彌生春從始的身邊調走,意圖如此猖狂、自然不許張揚。

 

「……陪我去園子裡賞雪吧。」走過春的身邊、將那件從冬日祭之後、就一直放在春這裡屬於他睦月始的艷紫王家紋章的斗篷為他披上、轉身踏出春的寢宮,領著身後那單薄的人兒走入園子……

 

        因為他們都很清楚,這是最後一夜……再見,遙遙無期。

 

==========

 

久違更新!!接者開始……就是我一貫的虐了(誤

八月初從日本回來之後就一直忙忙忙、忙到現在XDD

然後下周我又要出國了、去看博喜(被巴

這章之後、會寫一些回憶的東西,會把之前該交代的交代一下、也寫一下兩人分離的心境

其實還蠻多人問我、戀忘草會不會是Bad Endding,但是對我來說、戀忘草本來就會是Bad Endding

一開始在構想這個故事時候、並沒有想到結局,但是越寫……會越覺得,Bad Endding會是必然

好的、在星巴克也待得差不多了,先來回家吃飯!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初月 的頭像
初月

天堂

初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