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同人文,配對:始春(BL),架空背景有,不喜勿進。

 

【畏懼著那過去的記憶、就算明知那不該被想起】

 

『春、你要保護好始,別讓他受傷害……拜託了、這是我唯一的要求,答應我、好嗎?』

『……王妃、我會的、您別擔心了。』

『……別讓他有任何的弱點、別讓他有任何一點會被傷害的機會……你知道嗎?春、我就是因為有了弱點、有了那被傷害的機會……才會落得今日如此……』

『我答應您、王妃,我會照顧好始、我不會讓任何人有傷害他的機會……』

        絕美的容顏上卻掛滿了一顆又一顆的淚珠、緊皺著眉、原本白皙的玉手上佈滿了傷痕與青筋、雙手像是好不容易抓到那唯一一根的浮木一般不肯輕言放手,從前溫婉敦厚的王妃此刻卻如此卑微的央求著一個與自己兒子年齡相仿的孩子,她明明也知道、這孩子不過是彌生家的庶出、但是她在春的眼中看見了那一絲絲的堅強,更看見了那一閃而過的堅定,她知道……這孩子是可以保護始的唯一希望。

 

「……這一去,一年半載少不了的。」站在庭院中的沁心亭,睦月始背對著彌生春,背影讓春看不見那人的表情、但總不會好看到哪裡去。

「……春、去了那裡,記得寫信回來。」睦月始轉過身來、深紫色的眼眸中有著不捨與心疼,他很清楚、春自從跟著自己以來、就備受彌生家及王宮所有人的嘲弄,大家都在等著看他們的笑話,看著這第三王子如何自作自受?看著這彌生家庶出的如何自取其辱。

「始、你不用擔心我,倒是我不在、你要記得早點睡覺、按時吃飯、還有不要為了王國就事必躬親、你的身子不是鐵打的,不要老是讓人擔心……」祖母綠的星眸總是如此溫柔、纖手繞上始的斗篷、將鬆散的繩子硬是繫緊了,嘴裡卻還唸叨著睦月始的事情,一點也不像領王命的軍師、反倒像是……再也不會回來的叮囑一樣。這感覺、讓睦月始很討厭。

「我會等你回來,我的王國、我的宰相也只有你。」一雙大手握起了那冰冷的柔荑、親吻著那怵目驚心的傷痕,像是珍寶般地將彌生春摟進懷裡,他睦月始這一生、除了自己的母妃外、就只剩下彌生春了,十年前、因為王位將他彌生春帶到睦月始的身邊,十年後、彌生春卻又因為王位而必須離開睦月始。

「……謹遵王命。」猶豫著那最後一道防線的彌生春、最後還是貪戀著那難得的溫暖,雙手覆上那繡著蝶紋的諳紫色斗篷、那抹鶯色順從的埋進了那寬大的肩膀,一句『謹遵王命』又是如何沉重、倆人心裡都有數,沒有回頭路、只能牽起彼此的手堅定地走下去。

 

他的王、他的宰相,依從王命、謹遵誓言,至死不渝。

        這是彌生春入王府那天對睦月始所立下的誓詞。

 

 

『始、如果可以、母親萬萬不想你去爭奪王位,但是……現下只有那個王位才能保護你和春、答應母親,無論如何、去爭取你應該獲得的,不要讓人有機會傷害你……』總是給予溫暖的白皙雙手如今只剩下傷痕、用刑過後的纖纖玉指早已變形、被自己的君王背叛的印記還在、卻還是竭盡所能抱著自己唯一的兒子,這是睦月始對自己的母親最後的印象。

 

 午夜夢迴、睦月始總是會夢到自己的母親,那個曾經和藹可親、溫柔大方的母親曾是如此的明豔動人,但最後睦月始對母親的印象卻是如此殘破不堪、甚至不願再去回想,以前只要自己驚醒了、身邊總是會有一盞溫熱的紅茶,那人的聲音也總是有辦法撫慰他的心靈,如今他就是像被拔了翅的鳥兒一樣、無法展翅高飛、只能用著沙啞的嗓子嘶吼著自己的不甘。

 

「半月有餘……也該有動作了。」睦月始從彌生春離開自己身邊的那一天起、就暗自加快了動作,既然只是王子的身分還是難逃、那就只有得到那個王位的實權,才能保住春、也才能保住自己的王弟。

 

 

        戎馬戰爭、刀光劍影,邊關與鄰國一戰、越演越烈,第二王子文月海早已帶王命出征,可惜遲遲無法等到和平、只等到了彌生春為軍師的王詔;起初、文月海對於這一道王詔實屬反對,他並不認為彌生春可以幫到甚麼忙、也不認為彌生春是可以提刀拿劍的料,兩者想法本就相依相存、後者在彌生春一次跟著士兵們試著拿劍習練時候、卻不小心將劍甩了個十八千里遠得到了驗證,彌生春的確不是拿劍的料,但前者卻讓文月海大吃一驚、一次的奇襲讓黑聖國拿下了勝利、士氣大振,接連幾場交戰、鄰國節節敗退、這場戰爭也已經打得夠久,是時候該結束了。

 

『始、你在別宮可好呢……?』每晚望著月光時、彌生春不禁這樣想著,不知道始是不是又被噩夢驚醒了呢?

『始、你有沒有好好吃飯呢……?』每到晚上晚飯時、彌生春總會看著自己碗裡的飯發起呆來、不知道始是不是有好好的吃飯呢?

『始、你有沒有好好休息呢……?』每到早晨軍營演練時、彌生春也總會望著天空、皺起眉來、不知道始是不是又為了公事、徹夜未眠呢?

邊關的這幾個月、彌生春從來沒有忘記過睦月始的事情,也從未放下那個吊著的心,彌生春揚起嘴角、他知道、他回王宮的日子快了,卻不知、王宮的那人卻謀畫著更多。

『王詔 彌生家庶子 彌生春 

        月曜一年 九月二十三日 入王宮 任宰相。』

邊關平定之後、彌生春等到了睦月始為王的第一道王詔,同時、新曆年,黑聖國第十二代王為睦月始,且、將迎彌生家嫡長子水無月淚進宮為妃,這道旨才讓彌生春愣了許久、無法回神。

 

==========

 

 

我終於更新了XDDD終於啊~

年底一過、我整個鬆了一口氣啊!

然後最近又有新靈感、所以可能會挖新坑(你住手

戀忘草沒有意外的話、會有車、預計會在二月完結(順利的話X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初月 的頭像
初月

天堂

初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